一吻削去十年骨,两眼斩醒五更眠。

这里是顾一笑。

每天翻个面的咸鱼,圈杂,随缘更新w 墙头多,杂食党,基本全员厨。

最近沉迷刀男,被厨和嘿西厨,长义中毒中。

欢迎勾搭以及私信我评价和改进意见。_(:з」∠)_

qq2480568955欢迎骚扰,求同好加我啊1551

我激情吹爆阿粟老师!!!这个长义我可!!



夏日的喧嚣被倾泻而笔直的光切割成短暂而温柔的美好,心动在前,被狠狠压抑着的荷尔蒙鱼贯而出。无声地将他的本歌包裹。青年把鼻尖凑上那一片藏于银河间的柔软,亮黑色点缀着瘦削而恰当的淡粉,被唇舌压抑而热切地争抢着,想要品尝着藏匿于银蓝色丝绸后的一等一的美感。



他的本歌。



齿尖颤栗地敲击舌面,一字一顿,沉稳而炽热地呼唤他的半身,他的灵魂,他左心房的第三根肋骨。



“————————”



他的。



结粟:



是和一笑勞斯 @顾一笑 小窗激情摩擦產出的本本耳...

补全了一下重发,p1-p4是燃烧月光的后续大纲流,剧透预警,前篇详见合集。p5是双律师设定的一个被本段子,短小注意。



其实很想详细地写出来有关他们的羁绊和成长历程,两个人之间的心路历程,我觉得至少从相识到产生感觉再到互相喜欢是一个从矛盾到逐渐合理的过程。然而现今一是没时间,二是随着时间逐渐开始衰退的热情(但我永远爱山姥切!!!) 


第二点说一下关于山姥切长义的个人理解,大概也是我在得知他们的关系后,没有厌烦,反而愈深的喜欢这个少年的原因。 



他本也是明灿灿骄傲的少年。宝物值得被所有人重视,但他也渴望上场杀敌,但正是因为太过珍贵,所以才有代替他上...

#0706王杰希生日快乐


「他是被光包裹着的少年啊。」


大眼爸爸生快!今年也依旧喜欢你,久违营业了一下渣手写。

是之前和阿粟老师 @结粟 小窗聊时突然爆发的脑洞,存下。



背景是燃烧月光里面被本出演一出谍战片,名字暂定双面K,潜伏组织的警察被×双面间谍本,有人想看的话我考完试有空就写,尽量不咕x

男友力十题

突然的脑洞产物, 考试前安慰一下自己quq

乙女向,短小的段子,可能会有系列?

OOC我的,有部分私设的现代pa,已交往设定注意


*山姥切国广篇


1.清晨中你打着哈欠走向客厅,无意中瞥见餐桌上的花瓶里突然多出来的一支向日葵,细嫩的明黄色中绽放着生机与鲜活。


2.夏日炎热烧灼,捕捉到你看着甜品站垂涎的眼神后匆匆离去的背影,不久后挟着晚霞般金灿的汗发和甜筒向你奔来。


“我记得,你喜欢抹茶口味的?”


3.当你来亲戚向他抱怨,得到了一句最为直男的‘多喝热水’后委屈又不甘的钻进被窝,迷迷糊糊的疼到蜷成一团,睡梦中却被谁拥着沉入了一片笨拙的暖意。


4.你...

文笔不佳,词不达意,提笔欲写,却又再搁。

沉溺

被本,极化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

3000字剧情car,一不小心腿了这么多…

老套的中药+醉酒梗

链接走石墨,祝食用愉快。

你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鼓励w


  苏醒的爱意如沉膛的烈火般,肆无忌惮地蔓延。


19岁未成年

心情不好,传下之前写的自家oc及段子。

突然想起,我好久没写他了,我的少年,程如攸。


01

二流的杀手捞起落尘的吉他,肆意地挥洒落魄的鲜活。


深红色地血管深处包裹着暖意的橙,为数不多的赤子之心任他挥霍。带着薄茧的指腹粗暴地按住沙哑的弦。


无动于衷的痛。


他想,我弹得可真用力,夏夜的风也跟着他沙哑的嘶吼奏出一声哭音,像是千八百年前巫婆濒死时的低咒。


“啊……”


没有人会赢到最后,除非他孤注一掷地足够。灰色建筑物倒映出一弯嘴角。他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口,似笑非笑,揣着兜走了。


「我好歹,还算个有心的杀手。」


19岁的少年,哭得像个闷声不响的西瓜,...

燃烧月光(1)

现代偏娱乐圈的paro,Soulmate番外长篇

被本,可能参杂部分烛压切要素

渣文笔,OOC是我的

具体的人物设定稍后会放出。

欢迎勾搭和捉虫!你们的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qwq!


冗长的时间被日历本切割匀成每个均等却又不公平的小块,日子似乎总是前一秒还是少年人的模样,下一瞬就被生活剥落成满眼疲惫的中年人。


除去碌碌的白昼,夜幕总是留给所有疲惫灵魂最后的归所。


山姥切国广换下身上的亚麻色针织裤,单手抓下那已经被汗水浸的开始哭泣的黑衬衫时,随着垃圾短信亮起的屏幕上显示已经十一点过半,而有些打架的眼皮子也在宣告着姗...

SOULMATE/一发完

被本,双山姥切,极被和长义

老梗,两个人的灵魂穿到对方的身体里。

私设:只有双方专一的拥抱和亲吻才能够恢复原状

OOC是我的,本来想写剧情的结果还是写成了爽文,我反省…

感谢大家之前的喜欢!鞠躬!也算国服长义实装的贺文吧w今天拿到了长义,也祝同事们早日迎娶本本回家!






抻了个懒腰,堀川国广刚起床便听到了洗漱间里传来了一声略有耳熟的“kuso!”


这个时间点,三兄弟中的山伏肯定早就起早修行去了,那只存在一种可能性…虽说山姥切国广的嗓音辨识度并不低,但…



国广兄弟中的胁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起身拉开了洗漱间的木门,试图把这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违和感赶走。...


1 2 3 4 5
© 顾一笑 | Powered by LOFTER